新聞動態NEWS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施工圖設計之爭背后的博弈

發布時間:2018-10-19

 

 

住建部于7月4日發出了《關于同意上海、深圳市開展工程總承包企業編制施工圖設計文件試點的復函》(建辦市函〔2018〕347號),表示“同意在上海、深圳市開展工程總承包企業編制施工圖設計文件試點。”一石激起千層浪,一時間“施工企業搶食設計單位”的解讀引發一片消極悲觀情緒。事實如何呢?為此記者發表自己的解讀,以期拋“玉”引“磚”。

2005年已提出“將施工圖分離出去”

其實把施工圖從設計單位分離出去并不是一件剛出爐的新鮮事,只不過這“前戲”隔得有點遠:早在2005年7月5日,當時的建設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商務部、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聯合頒發《建筑改革與發展的若干意見》(建質〔2005〕119號),在這個文件中就提出了大力發展工程總承包、(全過程)工程咨詢管理、建筑師負責制以及發展專業設計事務所的初步思路。相關原文是“加快建筑設計企業結構調整。強化方案設計和擴大初步設計能力,拓展建設項目前期咨詢和后期項目管理功能,逐步將施工圖設計分離出去。鼓勵部分建筑設計企業與大型施工企業重組,發揮設計施工一體化優勢,促進設計與施工技術的結合與發展。”

當然,如果還要往前追溯的話,那就是在民國時期或解放初期,中國的建設管理體制還沒有學習蘇聯,相對與“國際”更接軌。

347號文并未同期公開上海和深圳的“請示”文件,因此具體的出發點和實施方案都未明示,但根據119號文的意思,基本上可以用來解讀347號文。

澄清兩個關鍵詞

首先,文件里有兩個關鍵詞需要明晰定義:“工程總承包企業”和“施工圖”。

工程總承包不存在資質門檻,根據2017年底發出的《關于征求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意見的函》,“工程總承包單位應當具有與工程規模相適應的工程設計資質或者施工總承包資質”,根據文件,總承包企業包括設計和施工總包企業。

關于“施工圖”,在2016版的《建筑工程設計文件編制深度規定》里,“建筑工程一般應分為方案設計、初步設計和施工圖設計三個階段;施工圖設計文件,應滿足設備材料采購、非標準設備制作和施工的需要。”不過,在以上三個階段之外,平時還經常會提到概念方案、擴初設計以及施工深化圖或施工詳圖等,全部的階段如果細分則包括:概念方案-擴初設計-施工圖-施工深化圖或施工詳圖。

有不少專家提出,國際上大的工程公司做施工深化圖紙是“國際慣例”,但是很多并不包括施工圖。因此這個模式并不是與國際接軌的做法。

施工總包做設計早已是事實存在

設計單位做設計,施工單位按圖施工,兩者互相分離的弊病是非常明顯的,設計單位“閉門造車”或按標準圖集選擇的施工詳圖,必然在施工過程中會有不合理之處。隨著建筑技術和工藝的發展,以及建筑專業化分工越來越細,構配件的標準化和工業化生產,有關施工圖的很多內容都可以化解為更細的專業從而由專業的公司與產品及施工技術相結合。因為設計單位不能指定產品,而施工總包方需要在圖紙中明確詳盡的材料、工藝及設備,很多重大工程在設計單位交付施工圖之后,施工總包企業都會對圖紙進行深化,因此施工深化圖紙由施工單位負責的做法,在業界其實已是一種常態。以上海為例,從金貿大廈開始,陸家嘴三棟高樓到近期的迪士尼等,外方進行方案設計,中方知名設計院做施工圖,上海建工施工總包,建工設計院完成相當于施工圖等量的施工深化設計。

更進一步的事實是,2007版的《施工總承包企業特級資質標準》要求“企業具有本類別相關的行業工程設計甲級資質標準要求的專業技術人員”。而2017年版的《施工總承包企業特級資質標準》,并未要求相應的技術人員,但是“取得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的企業可承擔本類別各等級工程施工總承包、設計及開展工程總承包和項目管理業務”,由此可見,設計業務對施工總包企業開放早已做好鋪墊。

目的在于設計施工各自發揮優勢

根據347號文,把施工圖分離出去的目的有兩方面,一是要設計單位強化方案設計和擴大初步設計能力,拓展建設項目前期咨詢和后期項目管理功能。二是鼓勵部分建筑設計企業與大型施工企業重組,發揮設計施工一體化優勢。而119號文只提了第一點,就是“同步開展建筑師負責制和全過程工程咨詢試點。明確建筑師的權利和責任,提高建筑師的地位”。關于第二點,市場的理解則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是自然而然會產生的后果。

設計單位做工程總承包,編制施工圖文件用不著“試”,試點只有一個理解就是“賦權”施工總包企業。事實上,雖然資質規定施工總包企業可以做設計,但是事實上并未真正大面積、常態化地開展設計業務,而此文則是一種號召和引導。因此住建部的思路基本是明確的,即鼓勵把工程總承包交給施工總包企業,而鼓勵設計單位主攻全過程工程咨詢和建筑師負責制。未來設計院和建筑師團隊將以技術為優勢在工程建設的全過程中參與,擔當更多的咨詢、管理職責,將當下“設計圖紙”為成品改變為“房屋建筑”為成品,這將會極大地推動建筑設計單位的業務模式和服務模式的轉型。

既是話語權之爭也許會是雙贏局面

設計與施工誰來牽頭總包,一直有爭議。根據設計單位理想化的理解,EPC就應該是“以設計院為龍頭”,而事實上是“以設計為龍頭”。最近兩年很多大型設計公司都在躍躍欲試牽頭工程總承包,但并不順利,因為在設計之外,工程實施階段的管控,設計單位并不具備優勢,基本做法是與大型的施工總包單位形成聯合體。而住建部確定的EPC試點省份基本上也都是由施工主導。文件一出臺就有內行人評論說是“被上海、深圳的施工企業忽悠”?在話語權方面,設計與施工向來不是一個量級,讓不懂工程管理的設計單位做總包,特級施工企業做分包,是可忍孰不可忍?把施工圖放給施工單位表明,在EPC主權之爭的戰場上,第一個回合中設計單位略輸一籌,施工總包企業會大概率勝出。

但對設計單位來講也并不只有輸,也許收獲更大,如果做得好,這將是一個“雙贏”的局面。轉型全過程之后,對于一個項目的深度參與,將能達到原設計費3~5倍的營收,設計人員將從畫圖“民工”轉為“技術工頭”,對施工方的各種過程包括進度付款也要設計方簽字確認,這將極大提升設計單位和建筑師在項目實施過程中的話語權,更好、更完整地實現設計初衷,地位必然會大大提升。

是否突破法律界限

工程總包企業編制施工圖這其中還有一個關鍵問題就是是否對現行法規有突破。設計方案大門是敞開的,不需要資質,設計資質的核心就是施工圖設計。根據《建設工程勘察設計資質管理規定》,“取得建設工程勘察、工程設計資質證書后,方可在資質許可的范圍內從事建設工程勘察、工程設計活動”。那么施工單位如果沒有設計資質,在當前的法律框架內,顯然不能從事施工圖設計。雖然“取得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的企業可承擔本類別各等級工程施工總承包、設計業務”,但并沒有事實上取得設計資質證書。另一方面,設計單位不能指定材料和設備,總包單位如果是設計院,那必須得要指定材料和設備。具體如何操作,這也許需要管理部門予以明確。

行業大洗牌是“眾矢”之“的”

將施工圖分離出去之后,對設計企業將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市場上以方案創作能力見長的企業是在兩端,一頭是知名境外設計公司以及大型設計企業,而在另一端的則是少量的小型建筑設計事務所和很多無資質的設計咨詢公司,而居于中間層的則是大量的以施工圖為主要業務的設計院。在前些年建設市場紅火的時候,不少大型設計公司更希望將施工圖業務進行分包,可以更大程度地發揮市場承接業務能力強、方案設計和擴初設計能力強的優勢。在開發熱度向三、四線城市轉移的過程中,一、二線城市的設計單位把施工圖交由當地的設計公司是常態,類似于境外公司與中方設計單位合作設計的做法。大量的外地業務導致施工圖在營收中所占比例并不高。對于這些設計企業來講,設計業務并無太大的影響。

對于那些以施工圖為主業的企業,原本就是做分包,現在又多了一個選擇,成為施工總包企業的分包商或者直接加盟施工總包商。在當下市場業務量減少、建設模式轉型的時機,這部分設計公司本來就生存困難,因此變數最多。根據各地住建管理部門的思路,未來政府投資項目相當一部分的業務都將以EPC總承包的模式進行建設,如果大型設計企業不能在總包業務中占據優勢地位,那么住建部所倡導的“鼓勵建筑設計企業與大型施工企業重組,發揮設計施工一體化優勢”將可預期。

還有前面所提到的“雙贏”其實是有條件的:施工總包單位出施工圖可以通過分包或收購的方式即刻生效,而設計單位和建筑師,卻很難即刻勝任全過程管理工作,也許分包或收購項目管理公司(監理)公司是一個出路?也許正好相反?被項目管理公司所收購。無論怎樣,如果真的全面推行,將會帶來一輪行業的大洗牌。

如果問EPC總包和全過程工程咨詢哪家強?那無疑是一流開發商。只不過現在開發商根本不屑于搶這一點小芝麻,如果哪家開發企業分出一支隊伍做總包,不論設計還是施工企業,誰與爭鋒?在這種情況之下的大洗牌也還是“戴著腳鐐跳舞”,與其各種“鼓勵”設計、施工、監理企業的大融合,不如取消準入門檻,做好頂層設計和事中事后監管,一切讓企業和市場自主選擇。當然這需要一個時期的過渡期,但其目標和指向卻很明確,是近幾年來國務院和行業管理部門不斷推出各種舉措的“眾矢”之“的”,也是終極解決方案。

江苏快三开奖大小答案